灵活用工目前面临的问题
2021-09-02发布 2773人看过

相关法律亟待完善

       从社会整体发展的角度看,灵活用工利用分散的劳动力有利于填平供需的缺口与不均衡,提升社会运行效率,降低企业风险,创造出更多弹性就业机会。但就个体角度而言,模糊的劳动关系、供求关系上处于弱势一方、较高的维权成本以及法律法规的滞后,都为劳动者一方在灵活就业结构中承担了更多风险。

 
       以数量达百万规模的外卖骑手群体为例,“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”、“外卖骑手游离在社保外”等话题不断引发社会热议。在法律关系上,平台或以大众参与、时间灵活的众包形式,或以项目承包、层层转移的形式同骑手建立实质的管理指挥的关系,但平台却可以不承担骑手实际的社会保障责任;在外卖系统里,算法和数据的驱动使得外卖骑手的配送时间一再缩减,危及交通与人身安全,劳动方不得不面临劳动强度大、职业保障差的问题。
 
       2021年上海两会,全国政协委员李国华提交了一份《关于加大保护平台经济领域相关主体的建议》,其中针对平台经济领域劳动者无劳动合同、欠薪、社会保障缺乏的现状,指出应当探索符合数字经济特点的创新平台企业监管机制,建议相关部门制订行业通行示范合同文本,引入社会法模式,保护平台经济领域弱势主体。4月,北京卫视播出系列纪录片《我为群众办实事之局处长走流程》,北京市人社局一位副处长体验外卖骑手的工作,送外卖12小时,完成5单送餐,赚了41元,直言“委屈,钱不好挣”。在引发网络舆论关注的同时,这一基层体验也为制定《支持与规范新就业形态》等政策提供了现实依据。
 
       灵活就业作为新一轮信息技术革命带动发展的新兴业态,与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进一步融合、居民消费升级的时代趋势亦步亦趋,但配套的就业劳动者的权益保障与相关法规仍在探索、建设中,如劳动者与其他主体间的劳动关系认定、灵活用工涉及的税务问题等尚待进一步明晰。

一键搜索你想要的文章

推荐文章